南音文萃

南音名师张在我

  来源:   作者:

 


   提起张在我芳名,南音界、戏剧界谁人不知、哪位不晓。他,厦门市同安区东园村人氏,小时候师从晋江安海南音名师高铭网学南音,学成之后在厦门为鹭江道竹林南音茶室拨弄琵琶、三弦、二弦,只因其技术高超,安海南音社又返聘他去任教,一九五三年从安海进入厦门金莲升高甲戏剧团从事音乐创作,凭其优良的的天赋、丰厚的功力和用于探索的精神,他和高树盘先生共同塑造了许许多多群众喜闻乐见的音乐形象,这里既有闺女细腻情感的含蓄流露,又有形神逼肖的公子哥儿的油腔滑调,今年福建省戏剧比赛,笔者聆听诘问谋篇《屈原》的音乐则是报国之志成为其主旋律,他力求音调的民族气质与民族旋律,有曲外味。退休后,作为[传字辈]的张在我,应邀前往东山岛教授南音,由于他悉心传艺,新蕾蓓绽。前年,他又前往台湾,与台湾南音名师胞弟张鸿明共同执教南音,其胞弟很惋惜地对笔者的哥哥郭世元说:[东国有窝无鸟。]旨为徒有南音曲窝之美称,而无和鸣之音。近来,虽然年事已高,但他的南音不尽情焰始终不泯,他为台湾南音界作《汝因势》、《南海赞》二弦法创作。他有许多南音传递情谊纽带的逸事掌故,其中就有笔者的家父一九五七年从新加坡回来,张在我先生赠送二把琵琶珍品,带回侨居地之后,不径而走,南音界慕名而至,去年,家父以九十二高龄回来探亲,又提起此事,传为佳话。


   或许是笔者的外祖父与张在我先生同是东园人氏,且又都是南音名师惺惺相惜的缘故,去年,笔者得悉以到晋江教授南音闻名的周兴怀先生陪伴张在我先生到厦门各曲馆活动信息,便到了他下榻的金华阁求教琵琶指法与南音唱腔,他首先要我“表演”一番,淳淳教诲,您的《梅花操》第三节[点水流香]弹得比较匀称,自弹自唱《出汉关》则是“去倒”与“去倒甲缐”没能分清楚,在金榜山南音社清唱《雁声悲》音质不错,但[断]、[连]没能唱好,僅僅由慢到快[捻指]这一指法,就够您学三个月。天啊,简直是[天方夜谭],但还是遵其指点,在厦门和同安后村,汪厝曲馆先生指教下,聆听南音录音带,睡前睡后、饭前饭后、马路上,念念有词,像背诵外语那样背诵[指骨],味之隽永。


   南音作为民族音乐表现形式,其格式、韵律是比较讲究的,历代南音先生对其学子愈加严教,也正因为如此,千百年来,千歌百曲南音才得以在芸芸众生的心上唇间不变味地传承下来,南音以其精妙高深艺术是其他艺术门类无法比拟的,但日渐式微,后继乏人,正因为如此,七月十四日《厦门日报》发表《寂寞南音》一文引起巨大反应,七月二十日,市委宣传部召集有关部门研究迫在眉睫的南音薪火相传问题,令人为之一振,似乎看到了[柳暗花明有一村]。有了政府的重视,趁现时尚有南音人在,只要让南音进入中小学课堂,伯牙痛失终子期知音难觅而砸琴弦的故事就不会在我们这一代重演。原载《金门日报》2001年9月13日  



发表日期:2017-05-26  浏览次数:88

© Copyright 2021  备案号:津ICP备20002374号-5  

服务热线:13920335883   版权所有:天津金尚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