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音论文

《明刊三种》的“北”在哪里?

  来源:   作者:

《明刊三种》是目前发现最早的南音刊本,大约处于南音发展历史上的前期,对南音标题的标识较为简单,如:“双”、“背双”、“北”、“相思引”等。在当时还没有指谱符字,甚至没有撩拍的情况下,如果需要标题,那么标识什么最为恰当?因为曲名大多就是第一句的前面几个字,琵琶一开头,就会知道空位,也知道管门,撩拍也是熟悉的,就是滚门或曲牌不一定清楚,所以标记滚门或曲牌是最佳选择。对于《明刊三种》是标题已有不少研究成果,也得出一些结论,但是对“北”的涵义还有不清楚的地方,甚至有找不到北的感觉。



   明刊三种》中标“北”的大约有37首,从与现代南音能对得上进行分析,则分属四个管门,这就让人迷糊了。有南音乐人认为《明刊三种》的“北”就是后来的“北调”,再演变成如今的“锦板”。可是锦板是五空管,似乎还有不清楚的地方。


   如果站在明朝人的立场,设身处地地加以讨论,我觉得标“北”的曲牌,应该都是在当时最明白不过的了曲子,是明朝人都知道的,我标“北”,你就明白是怎么唱。因为杂剧发展到了明朝,是鼎盛时期,存留的剧本数量是历代最多,在闽南也是盛况空前。当时闽南普遍演出的应该是南戏,所用的曲牌大多引进明杂剧曲牌。元曲发展到了明代,演变成明杂剧曲牌,这是历史的必然;当时的“曲”分成北曲和南曲,明杂剧大量采用“南曲”曲牌,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这个时期的南音的发展是和明杂剧的发展交织在一起,所以也必然受其影响,把杂剧曲牌引进南音,这也是南音研究专家的共识,如昆山腔、海盐腔、余姚腔、弋阳腔之于南音。而杂剧发展主要地区是苏、浙、徽、赣,都属福建以北地区,加上因看戏对杂剧曲牌的耳濡目染,对一些常唱的曲牌大多烂熟于心,到了看到相同的曲词结构,就能随口唱出的地步;于是标“北”的南音曲牌应运而生。


   所以,如果进一步研究《明刊三种》的“北”是怎么一回事,大约只能从曲词结构入手,把标“北”的曲词另行抄出,进一步断句,再和明代杂剧的曲牌进行比对,从字数、押韵、句数等方面进行比较,也许能找到蛛丝马迹。当然这些需要坚实的曲学专业知识及南音基础,可能还需要多方的配合,这就不是我辈所能涉足的了。如果比对成功了,因为明代南音不少和现代南音是一脉相承,从现在唱的旋律,也可能恢复出明代南音的旋律,从明代南音的旋律,也能恢复出明代曲牌的旋律,这可是一项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大工程。


发表日期:2017-05-26  浏览次数:77

© Copyright 2021  备案号:津ICP备20002374号-5  

服务热线:13920335883   版权所有:天津金尚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