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音唱腔

南音的吐字

  来源:   作者:



“吐字”有两种含义:一是整个字的发音;二是指字头的发音。整个字的发音我们用“咬字”来表述,包括字头、字腹、字尾和音调。这而吐字专指字头的发音。首先说南音的咬字。


南音使用“正港”泉州音演唱,上面已经说了。南音清唱讲究发声丹田,随喉、鼻、气的吞吐发出自然的声音,随词意、曲词展现抑扬顿挫,以及特殊的润腔技巧,有别于舞台戏曲唱腔唱法。在咬字方面,尤讲求“字头、字腹、字尾”分明的传统唱法,并保存该字原有音素,不做连音变化。但是,也要分清是二音节抑或是三音节,三音节的例如:


“关”唱“姑-阿-弯”而不唱“瓜-啊-安”;


“风”唱“夫-乌-弯”而不唱“花-哇-弯”;


“妻”唱“痴-乌-歪”,而不唱“初-乌-歪”;


“君”唱“孤-乌-温”;


“阮”唱“ngu-wu-wang”,而不念“ngung”。


二音节的例如:


“酸”唱“思-呣-恩”;


“书”唱“知-于-于”,字尾轻点一下。


撩拍很短的可以直接唱出,不在此限。


此与清代王德晖、徐沅澄在《顾误录度曲八沄》“出”字条目中说:“天字则从梯字出,收到焉字...”正好相符合,而不是一般所唱的“贴...焉”。


但也有说南管咬字发音一声四节:起末、过度、愠簪、攧落(出自元·燕南芝庵先生的《唱论》,载《辍耕录》),并注意语言与音乐旋律之融合,运腔多用反切吐出、圆融精炼、顿挫质朴。存此一说。


清朝有个才子叫纪晓岚,为说话四声不清的人改正“嘴力”,他写了这样一首诗。


馆阁居官久寄京,朝臣承宠出重城。


散心萧寺寻僧叙,闲憩花蹊向晓行。


情切慈亲催寸草,抛撇匹配譬飘萍。


身逢盛世诗书士,蛮陌氓民落美名。


虽是京音,但对练习口齿很有帮助;也不妨编一则闽南语的“嘴力”训练词。


再说吐字;由于字头涉及声母和韵头,这就意味着吐字决定着口齿的是否纯净、口形的是否正确。每个字要用字头来带动字腹和字尾的发音,能否做到字正的首要因素在于能否准确吐字,因此要把发音的功夫首先用在吐字上。“欲正五音,而不于舌唇齿牙喉处着力,其音必不正。”(徐大椿《乐府传声·出字口诀》)。这就要求注意掌握字头中声母的发音部位,接着就要注意吐字时的口形,“呼字十分真则其形自从;其形十分真,则其字自协,此自然之理。若不知其形,而求其声,则终身不能呼准一字也。”(徐大椿《乐府传声·出字口诀》)。这就要掌握好“四呼”的要领。京剧界常说的“喷口”,就是指的在吐字时的字头发音要有口劲,否则就会虚而不实、飘而不定。但是要注意不要过份用力,那样反而不美;戏剧界有对着灯火练发音,要求灯火火焰不能摇晃。还有,也不要把字头拖得过长,造成词的模糊。但演唱南音确是例外,字头、字腹要拖长。因而吐字时要避免把字头和字腹截然分开(尤其是字头由声母和韵头组成的字)无意地唱成了两个字。应当注意,既不能使字头与字腹分离,也不能使字头与字腹同时吐出,而是要有恰当的过渡,使其浑然一体,不露痕迹。


零声母是以韵头或韵腹即元音开头的,要注意与前者的区别。无声母但有韵头的字,如“言”、“汪”、“雨”等,南音中的“恩”、“音”、“韵”等,其韵头就是字头;没有字头的字,如“安”、“昂”、“挨”、“熬”等,南音中的“于”、“伊”、“乌”等,唱念时开口便是字腹a、o、e、i、u、ü,这些字的吐字与归韵合二为一,要注意与其前一字的“划断”,切忌连续不断,造成吐字不清,甚至“吃字”。比如“何往”两字,容易连读成一个字“黄huang”字;又如《智取威虎山》里杨子荣唱:“更激起我斗志昂扬”中的“志昂扬”三字,一定要在“志”收音后再起“昂”,“昂”字收音之后再出“扬”字,否则可能会唱念成“张扬”两字。


南音中也有这种情况,如《一身爱到君乡里》中“全然侥幸阮也实恶避”的“实恶避”,如果“实”不收音,连在一起就唱成“梭”音。《孤栖闷》中“星稀月明时”的“星稀”,如果连在一起就可能听成“洗”。有的曲本“星稀月明时”作“心闷越自悲”。


发表日期:2017-05-26  浏览次数:83

© Copyright 2021  备案号:津ICP备20002374号-5  

服务热线:13920335883   版权所有:天津金尚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