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音记谱

南音,我的终生不了缘

  来源:   作者:

 2015年12月26日,作为一名南音的老知音,我应邀回到老家翔安后村,与厦门南音界的行家里手及当地数百名南音爱好者,共贺这里的第三家南音社——港尾南音社成立,并一起欣赏了翔安多支南音队的精彩演唱。悠悠南音,如泣如诉;绕梁三日,余韵犹存。美哉,家乡的南音!


   深邃的曲调,柔美的旋律,唤起了遥远的童年记忆,勾起了我对家乡南音的不了情缘。


   历史上,我的老家翔安后村是闻名于闽南的“曲窝子”,鼎盛时期,全村共有6家南音馆,可谓是“渔村日夜弦歌声”。其中最出名的当数后村汪厝南音社。汪厝南音社创办于清嘉庆年间,传承至今已有五代。从1863年开始的第三代起,汪厝南音开始把南音的种子撒向四方。据不完全统计,那个时期的闽南,特别是同安县的沿海地区,由汪厝南音社艺人前往竖馆传授南音的村落就有十七八个。同时,有的汪厝南音艺人还千里迢迢奔赴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竖馆传授南音。


   家乡这种崇尚南音礼乐的习俗熏陶了我。小时候,离我家不远处的曲馆经常飘来美妙的南音,琵琶声、洞箫声、吟唱声,声声入耳。日积月累,我渐渐地迷上了家乡这种特有的音调,经常会哼上一两句。真正让我与南音结下终生情缘的契机,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那时,我算是一个农村戏曲的活跃分子,经常参加县里、市里的一些相关活动。当时,曲艺界较少有人写南曲词,在厦门市群艺馆郭秀治馆长、省曲艺家协会林鹏翔主席及同安文化馆陈令督老师等人的鼓励指导下,我写出了一批南曲新词作品,其中有两岸题材的《盼团圆》《海峡情思》,有反映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新面貌的《赶集》《姐妹游》等,经由厦门市南音泰斗纪经畝等名师配曲后,得以很快传唱开。


   在1982年厦门市曲艺调演晚会上,我创作的《盼团圆》与观众见面了。“天风停回旋,海涛止滕欢,侧耳细听,何处飘来乡音,一声声扣人(于)心弦……”同安霞梧南音队一群漂亮姑娘,以非常动听的泉南腔调演唱的《盼团圆》,曲调委婉,情韵缠绵,受到观众与评委的一致好评,该曲目分别获得创作一等奖和演出一等奖。后来,《盼团圆》被作为保留曲目在对台广播中播放。1995年“六一”期间,该曲目获选由同安丙洲少儿南音队赴京、在中南海与中央领导联欢时演唱。


   协助整理和修缮南音古曲,则是我这个南音爱好者为南音所尽的另一点微薄力量。当年汪厝南音社创办后,搜集和整理南音古曲达十多册,可惜在“文革”时期被红卫兵当成“封资修”的东西烧掉了大半,幸有同村人偷偷抢回7册保存起来。1995年在我担任村委会主任时,曾陪同泉州南音研究院院长等人造访该社,并由我担保,将这几本南音古曲借往该院进行长时间的研究与整理,充实了南音古曲的一部分内容。


   在港尾南音社成立当天表演的节目中,除了传统南音曲目,还安排演唱了我近期写词、郭再发配曲的两支新曲《唱翔安》《夸洞庭》。《唱翔安》是在家乡翔安建区十周年之际,应后村小学南音队之约所作。这两支新曲,由后村小学南音队演唱,在厦门首届学校闽南文化艺术展演和南音比赛中,分别获得了三等奖和二等奖。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检视一下自己,发现我对南音的了解还是太少。为了却儿时心愿,也许再过三年五年,我想回到老家的曲馆,横抱琵琶,拜师学艺,再唱家乡的南音,再续不了的情缘。

发表日期:2017-05-26  浏览次数:45

© Copyright 2021  备案号:津ICP备20002374号-5  

服务热线:13920335883   版权所有:天津金尚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