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音记谱

中国古典音乐的明珠——南音

  来源:   作者:

这是一片美丽而神奇的土地,这是一座古老而年青的城市。这里拥有众多的名胜古迹、文物瑰宝,这里是中国民族音乐的奇葩———南音的发祥地。许多海内外朋友来到这里,深为南音的魅力所陶醉。

泉州,是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著名的侨乡和台湾同胞的主要祖籍地,同时也是闻名中外的南音的故乡。

一位作家曾这样描写南音的迷人神韵:“在闽南的侨乡泉州,有一种声音,最为摄人魂魄、动人心弦,甚至能够勾出你欢乐、悲怆、哀愁、温馨种种感情。这声音就是乡音。而那乡土味儿最浓、最真、最纯,也最能挑动游子万缕乡思的,就是南音。”

泉州古称“刺桐城”,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泉州就是中国四大港口之一,宋元时代成为“东方第一大港”。随着海外通商和经济文化的交流发展,南音艺术曾呈现“千家罗绮管弦鸣”的繁荣景象。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南音,植根闽南,世代传唱,成为家喻户晓、雅俗共赏的乡音。

南音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乐种,被誉为“中国古典音乐的明珠”。它典雅优美,情韵深沉,雅俗共赏,独具魅力,千百年来广泛流传于泉州等闽南语系地区,深为闽南侨乡广大人民群所喜闻乐见,并远播到台湾、港澳和东南亚一带,成为海外侨胞和港澳台胞世代珍视、竞相传唱的乡音。由于海内外弦友的共同努力,南音艺术已在国际乐坛产生引人瞩目的影响,为弘扬中华民族音乐文化作出了可贵的贡献。

“音乐是一条河流”,流荡着历史和时代的旋律。南音这一颗中国古典音乐的明珠,不仅深为闽南侨乡人民和海外同胞所钟爱,也赢得各界人士的赞誉。在国外,南音被誉为“东方古典艺术的珍品”,“中国音乐史上的活化石”,“中国民族音乐的根”。由于它保存着丰富的古代音乐文化遗产,因此成为珍贵的民族音乐瑰宝,引起了各国学者、专家的关注与重视。许多专家认为,研究南音,对于研究中国古代音乐史、中国戏剧史、对外文化交流史以及古代汉语,都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对于南音的发展,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南音,又称南曲、南乐、南管、弦管,主要由“指”、“谱”、“曲”三大类组成,“指”是套曲、“谱”是器乐曲、“曲”是散曲。这一古代优美的大乐种,荟集盛唐以来中原雅乐之精华,后来又吸引了元曲、弋阳腔和昆腔的特长,并与闽南的民间音乐融汇一体而逐渐成为词曲清丽柔曼、旋律缠绵深沉的美妙乐种,尤其长于抒发乡人思亲、游子怀乡的真挚情怀,那如丝如缕如怨如慕的声音,犹如南国夏夜的玉兰花香,一阵阵沁入人们如痴如醉的心田。由于南曲富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和浓郁的乡土气息,具有曲调优美、易学易唱的特点,因而在闽南和海外拥有众多的知音。

南音相传形成于晋唐,五代时期即公元十世纪中叶传入闽南。由于南音古乐历史悠久,因此在闽南民间流传着不少关于南音的故事传说。清朝康熙年间,泉州安溪人李光地在朝廷当宰相。他让闽南五位南音妙手晋京为康熙皇帝演奏典雅优美的南音,皇帝听了非常高兴,赐封他们为“御前清客,五少芳贤”,并赐赠曲柄黄凉伞和金丝宫灯。志趣高洁的南音艺人不愿留在京都做官,仍然回到故乡寄情丝竹。从此南音誉满四方,备受人们的推崇。这也就是历代相传的《御前清曲》的故事。

这就是清代宰相李光地的故乡祖居———安溪县湖头镇。这副楹联:“绮罗日暖将军府,弦管春深宰相家”,是当年南音繁盛兴旺的历史见证。可惜由于岁月的风雨,年久失修,这座过去作为南音演奏场所的房屋已显得老旧破烂,许多梁柱都枯朽了。乡间的艺人依然在这里演唱,挚爱南音之心令人感动。

此外,如“南曲状元”陈武定、“八闽琴师”郑佑、南音名家林霁秋、高铭网等,都留下了许多感人的故事。

据学者研究考证,从南音的曲牌名称、格调韵味和所用乐器的制造特点、演奏姿式等方面看,都足以说明南音与唐宋大曲、法曲、宋词、元散曲有着密切关系,“是一部立体的中国古代音乐史”。它保留着唐宋古典曲牌,有浓厚的中原古乐遗风,间或融入某种异域情调。南音所用的主要乐器洞箫又称“尺八”,十目九节,其长一尺八寸,延用唐箫规制,声韵浑厚深沉。前几年日本民间艺术家与“尺八”演奏团来泉州访问,就是自称要来“尺八的故乡”寻根觅源的。演奏南曲的琵琶(南琶),弹奏时采用横抱姿势,与竖抱的北琶迥然而异,却和泉州开元寺内的飞天乐伎及敦煌壁画上的飞天造型十分相似。而用闽南话演唱南曲,其中就有许多中原古语的词汇和音韵完好地保存至今。著名音乐家赵在泉州聆听了南音名曲之后,赞叹“南音是一部活的中国音乐史,从乐器、律制等各方面都可以追溯到晋唐时代,故而继承、保存它,是造福子孙万代的事。……南音被誉为‘伟大音乐’确不虚传,因为它是璀璨的东方古老文化的精英之一,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史上的光荣和骄傲!”而在外国朋友的心目中,南音不但被认为是“全世界最古的音乐”,而且是一座沟通中外人民感情交流的友谊桥梁。许多外国客人来到“弦歌八百曲,珠玉五千篇”的南音之乡,对这种绚丽多姿的南音艺术称赞不已;不少外国留学生还特地赶来泉州研习南曲,准备把这种“像仙乐一般神奇美妙的音乐”介绍给本国人民。

南音演奏活动在闽南侨乡十分流行,城镇乡村时常可闻丝竹管弦之声。据不完全统计,泉州所属各县区共有南音社团500多个。专业团体有“泉州南音乐团”;此外,在晋江、石狮、南安、惠安、安溪、永春、德化等地,还有许多业余南音研究社、演出队,形成颇为可观的艺术阵容。根据海外的有关资料介绍,台湾的南音社团多达70多个,拥有成员千余人,多数是祖籍泉州,其演唱、演奏风格保留着故乡泉州的传统特色。

   由于南音植根于四季如春、风光旖旎的闽南侨乡,不断从生活的土壤中汲取艺术养料,继承丰富的传统音乐遗产,凝聚人民的感情和理想,因而获得极为深厚的群众基础和旺盛的生命力,蜚声中外乐坛,世代传唱不绝。

在南音艺术繁荣和发展的过程中,许多南音工作者倾注心血,作出贡献,使南音艺术的发掘整理、表演水平和理论研究获得新的可喜成果。

这位名叫庄步联的南音艺术家,今年已经88岁了。从10来岁开始学南音,他把毕生的心血和精力都倾注在南音的创作、演奏和研究事业上。这位琵琶高手,弹奏琵琶时而行云流水,时而急雨旋风。随着岁月的流逝,如今已是两鬓银霜。尽管年事已高,如今他还坚持每天花一个小时研究南音技艺,从不间断。他亲手培养的南音弟子,数不清有多少。

另一位南音艺术家吴造先生,走过了60多年的艺术道路。他家斗室虽小,却是一方充满幽雅气息的艺术天地。他勤奋地参加南音创作和演奏活动,多次出国访问,进行艺术交流。英国汉学家龙彼得先生曾和他探讨过南音的源流。这位老先生的最大忧虑,是担心许多历代留传下来的南音曲谱资料等宝贵的音乐遗产,如果不及时加以发掘、搜集、整理、出版,就有可能因为缺乏保护而散失、湮灭,凝聚无数先贤智慧和才华的珍宝就无法传承后人。他倾吐肺腑之言,殷切希望能够引起海内外有识之士的高度重视。

人们不能忘记,作为中华艺术瑰宝的南音,千百年来得以流传至今,是因为有许多艺术家为之呕心沥血,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晋江安海镇的雅颂南音社,成立于1907年,已有近百年的历史。被尊奉为一代南音宗师的高铭网先生,就是从自己的家乡高厝围起步,远渡重洋到海外去开创南音事业。在菲律宾,在东南亚,海外游子闻乡音而怀乡思亲,高铭网先生为南音在海外的传播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在椰风蕉雨中,南音温暖了无数海外华侨的心。一曲乡音牵动万缕乡思,怀念祖国故乡之情油然而生,真可谓:“一曲南音传海宇,何人不起故园情?!”

晋江的东石寨,是民族英雄郑成功演练水师的地方。当地的族谱,记载着他们的先辈重视南音活动的史实。这里的南音社始创于清代嘉庆年间,首创者为当时的许允谶先生。他是闽南一带颇负盛名的南音乐师,热爱南音形成世代相传的家风。不管人生道路多么坎坷曲折,不管生活多么艰难困苦,他以顽强的毅力,谆谆教诲子孙精心钻研南音,薪火传承不息,一家五代人都成为致力于弘扬南音艺术的有志之士。他们的血脉中,分明流淌着中华民族音乐的精华。

可是,许先生后裔的一席话不禁引人深思。为什么到了第五代以后南音就后继乏人?原因也许是多方面的,主要是现在的青年人忽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继承发扬,由于缺少必要的宣传与培养,许多年轻人对南音丰富的内涵和魅力缺乏理解。可见要振兴南音艺术,必须下大力气培养一大批南音新秀。

泉州、厦门、漳州等地的许多南音社团,都有一段悠远的历史。晋江深沪渔镇的沪江御宾社,始创于明末,迄今已有368年的“社龄”。林林总总的《南音先贤名录》,可称名家辈出,桃李芳菲。菲律宾、印尼、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都曾留下他们艺术交流的足迹,在海外拥有众多的知音。这些琵琶、洞箫,都是使用了200多年的乐器;管弦声声,仿佛在叙述着岁月的风雨沧桑。

晋江罗山镇后林村,是南音名师吴敬水先生的故里。他的遗孀、93岁高龄的李阿刺,抚摸着旧时的乐器,唤起了多少难以忘怀的回忆。她的大儿子吴光美擅长南音演奏技艺,二儿子吴光跳在家做手工,兼任小学业余南音教师;孙子吴明录继承爷爷的遗志,发奋学习南音,曾荣获全市中小学南音比赛一等奖,现在就读于厦门大学。一种民族音乐能够把几代人的心紧紧连结在一起,这不能不说是南音神奇的力量。这,或许就是民族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吧。

在美丽的“海上花园”厦门市,南音也扎下深厚的根基。厦门“金华阁”南音社已成立160多年,“锦华阁”也度过了130多个春秋。

这两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一个叫卓素清,一个叫叶神赐。岁月的风霜在他们脸上留下无数皱纹,可心中依然涌动着一腔热爱南音事业的激情。弦歌声里,唱不尽天风海涛、古今沧桑!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这位从海峡彼岸回到祖国大陆定居的台湾同胞,当年望断云水浩渺,归思难收,常常借南音抒发离愁别绪。如今回到魂牵梦萦的故土怀抱,虽已年过八旬,依然兴致勃勃地参加南音社的演唱活动,从乡音中深深感受到故乡的温馨。也许,对于浪迹天涯的游子来说,更能深切体会到“南音是民族音乐的根”的深刻含义。

在泉州,南音演唱已经成为一种群众性、广泛性的文化活动。不仅当地的老百姓喜欢唱南音、听南音,连许多外国朋友也很喜爱欣赏南音。更为引人瞩目的是,许多在泉州地区定居的阿拉伯人的后裔,也对南音艺术情有独钟。

晋江陈埭镇,是信奉伊斯兰教的回民聚居地。早在宋元时代,许多阿拉伯人通过“海上丝绸之路”来到泉州贸易、旅游,有些人在泉州定居,与当地女子通婚,繁衍子孙。至今在泉州的阿拉伯人后裔有3万多人。199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来到泉州考察,曾经专程到陈埭镇访问阿拉伯人的后裔,并种植了象征友谊的长青树,同时镌刻石碑纪念这次具有特殊意义的考察活动。

你看,这群阿拉伯后裔演唱南音多么技艺娴熟,珠圆玉润,声情并茂,那悠扬悦耳的南音,引起人们对于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无尽怀想。同时也说明,真正伟大的音乐是人类共同的艺术财富,它不受地域、种族的限制,也不因时间的消逝而流失,就像贝多芬、莫扎特、施特劳斯等杰出音乐大师的不朽杰作,那美妙的音符如同阳光照亮了世界各国人民的心灵。因此可以说,南音在音乐史上所具有的极为宝贵的艺术价值和学术研究价值,理应得到切实的重视与保护,使之焕发艺术的活力与生机,丰富人类的音乐宝库。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历史文化名城泉州对外开放和闽南侨乡经济建设蓬勃的发展,文艺事业也获得了复苏与繁荣的契机。在1981年、1982年、1984年、1988年和1993年,古城泉州举行了五届具有国际性影响的“海内外南音大会唱”,实际上可称是民族音乐艺术节。来自菲律宾、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和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区的南音社团,与国内的泉州、厦门、漳州南音代表团的乐坛名家、艺苑新秀同台献艺,“共一轮明月,唱百代乡音”,展示了南音这一中华民族瑰宝的美妙神韵,增进了海内外的友谊联系和艺术交流。近年来,泉州南音乐团多次应邀赴菲律宾、日本、香港、台湾演出,广受欢迎,蜚声海外。当然,如何以南音架起友谊和艺术的桥梁,在更大范围扩展交流与合作,使南音这一中国民族音乐的奇葩获得更多国家和地区广大人民的理解和欣赏,还要继续进行艰苦不懈的努力。

任何一种艺术都像是一棵大树,需要阳光、空气、水份、肥沃的土壤,才能茁壮成长,根深叶茂。如果没有精心地浇灌、培植、扶持,它也可能枝叶凋落甚至枯萎飘零,那将是人类艺术财富的巨大损失。良知使人类意识到保护艺术资源同保护自然资源一样显得紧迫而且至关重要。这也是国内外许多学者、专家呼吁珍爱、继承源远流长的南音艺术,并且使它发扬光大、薪传不息的根本原因。

人们在赞叹中国泉州南音的古老、典雅、优美的同时,也为它面临的各种困难感到焦灼与忧虑。如何加强南音的学术研究机构,为更多专家和老艺人从事南音的发掘、搜集、整理、研究提供必要的条件?如何对流存于民间、随时可能散失湮没的历代南音珍贵版本、资料及时进行抢救、保存、出版,使之留传于后世?如何改善泉州各县区许多南音演唱场所的设施环境,帮助老弱贫病的民间南音老艺人解决生活困难的问题?如何创造条件在青少年学生中培养一批素质较高的南音新手,使他们成为能够肩负继承、发展南音事业重任的后起之秀?……总之,这都是需要社会各界乃至海内外共同关心、重视、支持、探讨的重要课题。

南音千秋脉,春风吹又生。我们希望并且深信,在海内外有识有志之士的共同辛勤培育下,南音——这颗中华民族音乐的明珠,一定能够闪耀出更加绚丽璀璨的光彩!

1998年元月18日于泉州

(笔者编撰的《中国古典音乐的明珠———南音》电视片脚本,曾由中国泉州南音集成办公室提供有关素材。本专题片由泉州电视台于2000年2月17日、2月18日“第六届中国泉州国际南音大会唱”期间播出。)

本文载自2005年11月09日《泉州晚报》

发表日期:2017-05-26  浏览次数:93

© Copyright 2021  备案号:津ICP备20002374号-5  

服务热线:13920335883   版权所有:天津金尚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