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VC管信息网!

名师访谈

广东省著名南音琵琶手陈坤鑫

广东省著名南音琵琶手...

2012年12月21日,农历冬节,在广州市...【详细】

德化高阳南音社社长陈建华

德化高阳南音社社长陈...

陈建华,泉州市德化县高阳村人,1961年出...【详细】

南音“镇社之宝”大揭秘

南音“镇社之宝”大揭...

  一件件世代相传的南音古乐器,可以把人...【详细】

文化遗产日南音专场

文化遗产日南音专场

《望明月》为『西厢记』张君瑞于月夜...【详细】

泉州南音网名师专访

泉州南音网名师专访

泉州南音网泉州南音网泉州南音网泉州南音网泉...【详细】

深圳市福建南音洞箫新秀王汉明

深圳市福建南音洞箫新...

最近,在广东省深圳市的福田区和龙岗区及广州...【详细】

南音论文

为弦管古谱相继出版而喝彩为弦管古谱相继出版而喝彩为弦管古谱相继出版而喝彩为弦管古谱相继出版而喝彩

2017-05-26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126

 目前学术界所习称的泉州南音或南管,以及其它林林总总的名称,1980年代之前的台湾、或1949年前的泉厦地区,局内人多称以弦管,如“敕桃弦管”,自称“弦管人”,彼此互称以“弦友”。《新刊弦管时尚摘要集》经泉州地方戏曲研究社披露后,该乐种活传统名称更获得历史文献的证据。因此,今日我们对该乐种的传统如仍要与历史传统有所联系,将它称以“弦管”,似乎是较妥当的选择。


  弦管为一项音乐艺术,本体研究属音乐学的范畴,它所保存的指套、曲、以及“大小都会”套曲,并含有文本以及曲调名称,欲了解其文本结构与历史源流,则需与中国古典文学、戏曲结合。不论活传统的演唱;或写传的文本,弦管含有大量的语言信息,欲窥探其原委,需有专业的语言学训练,才能进行译码。弦管虽为一项音乐艺术,它的活动则形成一种特殊的社会文化现象,它借着一群特定的阶层、在特定的信仰形式下获得妥善的保存,因此,弦管的文化现象又隐含社会学与宗教活动的内容。弦管音乐本体以及所形成的社会文化现象,提供了音乐、文学、语言、社会、宗教民俗、甚至音乐经济等多角度的研究,单一乐种具有如此丰富的信息,应能形成个独立研究的领域,因此,如果以“弦管学”围绕弦管进行多角度的研究,似乎较能深刻了解该乐种的历史原貌。


  弦管借着写传与口传,保存于当代的常民阶层,其中绝大多数的写传数据为乐曲,包括有琵琶指法的指、曲、谱,或仅抄录词文的曲子,少部分含有仪式性的資料,或乐器的源流与演奏法等。写传的资料又以手抄本为多,偶也能发现刊刻发行的本子。目前所见数量相当丰富的弦管抄本,大多数皆为出现于二十世纪的抄本或刊本,这些大量的数据对建立弦管曲的曲目,具有直接的引用价值,至于历史源流的研究上,则有待较早期的刊本或抄本的发现,这也是本人的弦管研究,皆以音乐本体研究为内容的主要原因。


  《文焕堂指谱》的发现,提供了弦管学展开历史层面研究的珍贵資料,我们初次能够利用确凿的史料,对弦管的指套与谱的发展与演变进行论述。该套指谱集所抄写的谱式、使用的谱字、指法等,也让人的眼界大开。文焕堂指谱集在记谱法上与《升平奏指谱集》、或刘鸿沟编《闽南音乐指谱全集》的差异性,似乎显示:弦管在短短的五十年间,发生了极大的演变。


  2005年的分5月,郑国权先生在石狮玉湖吴抱负先生家中所发现的《琵琶指法》,修正了弦管指套在1857年之后由36套发展为42套或48套的看法,或记谱法由《文焕堂指谱》的特殊样式,单线发展为目前所见通行谱式的情形。共计四册的《道光指谱》抄写于1846年,前三册共抄录指套40套,较其晚出十多年的《文焕堂指谱》仅收录指套36套,虽然在《升平奏指谱集》中也有较早期指套数为36套之说,在《道光指谱》的参照下,我们已经无法称多出的指套,为1857年之后才产生的说法。


  道光指谱集的另一重要性,是为弦管记谱法发展演变提供了資料。目前个人所见的十余种弦管指谱集,所使用的音高符号、指法虽有些差异,谱式则完全相同。《文焕堂指谱》出现了独具一格的谱式让人颇为讶异,以为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弦管记谱法竟产生如此大的变化。幸而《道光指谱》适时出现,透过该套指谱集,发现《升平奏指谱集》的谱式、音高符号、指法等方面,基本上与该套指谱集都相同。借着《文焕堂指谱》与《道光指谱》,可以得到一个初步的看法:弦管存在两个稍有不同的记谱法。


  《道光指谱》第四册抄写的内容较杂,主体为七套谱,前后为曲与指套各一。从曲目上言之,“谱”的部分虽为不完整的抄写,却也保存了极为难能可贵的资料,其一为“打线”指法的符号与运用,《文焕堂指谱》无论指套或谱,都未见“打线”指法,《道光指谱》抄写的〈百鸟归巢〉已经有该指法的使用,符号也已经与目前所见的各个抄本或刊本中的“打线”符号一致,然而用于指套中的“打线”指法,则为不同的符号。另一个更有意思的情形为,用于“谱”的“全跳”指法,竟为「兆」,该符号究竟为“挑”或“跳”的简化值得进一步研究。无论如何,乃采取不同于指套中的“全跳”符号是确定的。这也再次说明,即使同一抄本,也有两个同的符号系统。至于谱的标题名称方面,《道光指谱》也记录了重要的讯息:文焕堂指谱集的〈五操〉,予人多种臆测,道光指谱集所用的名称仍与《升平奏指谱集》一般,也以〈五面〉为名。


  学术研究要以具体的材料为依据。短短数年内出现了两个已知年代最为古老的指谱集,使弦管学在曲目构成与历史演变方面的研究能够向前开展,甚可庆幸。抄写于一百五十多年前的《道光指谱》,从发现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能出版问世,不但善尽保存传统文化财的工作,也加速弦管学的研究脚步,除了对“泉州地方戏曲研究社”的工作热忱表示敬意,更为弦管所增添的新材料而喝采。


                      ---吕锤宽:台湾师范大学民族音乐研究所教授


            (本文系作者为《袖珍写本道光指谱》所作的序,标题为编者加上)


                                              -----永恒转自《拙风文化网》


发布评论:

呢称: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表情:

相关评论:

在线客服
13920335883
13920335883